问答两封信一段不了情
 
2008-10-21 08:45:18

  本报讯(见习记者 洪雷)前不久,本报编辑部收到一位身为乡村医生的读者的来信,字里行间,充满了无奈、困惑。编辑部即刻将信转交给省卫生厅农村卫生管理处处长彭亮。彭处长阅信后,立刻作出富有感情的书面回函。两封信函,一问一答,其间所体现和包含的不仅仅是一个乡村医生问题和一个卫生官员答复,更多的是一种“执政为民”的理念和政群“鱼水”情缘。

  就刘春喜先生来信所涉及的收费问题,记者还采访了省卫生厅规财处副处长李兴彪,他表示,其中类似消毒监测费、药监费,属于服务性收费,乡村卫生室如果享受了这项服务也要收费,职能部门开展工作是正常行为,但收费频繁并以此创收就有强制服务之嫌。

  据记者了解,类似刘春喜这样的乡村医生很多,也有许多的困惑不解,我们期望更多读者把自己的意见和困惑说出来,本报将尽力沟通上下,做好政策宣传和解答工作。

 

  

  

(责编:刘金兰 作者:)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