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医生(十六)
 
2008-10-23 07:41:09

                                                                  □谢石

   “二两当归”气出病来

  有位得风湿病的老头是外村人,他信服我开的浸酒处方。每年都喝一个冬天的红茹药酒,来年春上好下田种地。

  这次他跑来向我诉苦,因为处方中的当归是紧俏药品,每个卫生院的药店一般只分得两到三斤,所以都靠“开后门”来买这种药的。这次也许去迟了,每年为他供应二两当归的外甥说已经售完:大队支书那里去了一点、医院的领导亲戚去了一点、食品站的主任去了一点、管医院的那位公社干部去了一点……于是老头呕了一肚子气,从邻县几十里空手而回,向我控诉外甥六亲不认,家生外熟。

  我见老头火气攻心,就开玩笑一样给他“心理治疗”:老家伙,大队支书推荐他上卫校,应该卖吧;医院的领导关系他未来工作的稳定,卖一点也在情理之中吧;食品站凭肉票买猪肉只七角六分钱一斤,他也不想买议价肉,当然礼尚往来,是要卖一点了。再者,分管文教卫的公社干部,他可得罪不起,说不定将来给他搞个“团长”、“旅长”、“院长”的干干哩!

  见他听得出了神,我便作了总结:你外甥有出息呢,你应该支持他!不要为了二两当归,坏了他的前程。

  老头子虽然还有点忿忿然,但总算消了一点气,感叹地说:卖个药都这么难,只怪东西太缺了,捡药的也难当。

  前些年,我在家乡碰到老头子那位卖中药的外甥,他也成了老头子了。提起此事,他也感慨起来:我舅舅当年为了二两当归骂了我一顿,你看现在,当归到处都是了!(待续)

  

(责编:刘金兰 作者:)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