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医生(十七)
 
2008-10-28 07:29:50

□谢石

     孝道是味“好药”

  幼时同学的母亲中风躺在床上八年之久,他每天为母亲擦背换衣、送汤服药,成了远近闻名的孝子。我去看过几次,用“孝感天地”完全没有夸张。

  到我这里看病的老人都津津乐道各种孝顺的话题,有时好象成了专题研讨会,一个个议论风生。

  张老太太是个大嗓门,一开口就那些不孝子:“如果连孝敬父母都做不到,他肯定不会对任何人好的。”“无孝就会无忠,凡是孝顺的人,对国家也是很忠诚的”。李老头读了点“老书”,接下来阐述“忠孝之间”的关系。一听谈忠孝,“老书”读得更多一点的民间“博士”启计说:“孝道这个东西好哩!我们从汉朝开始,皇帝命名都是孝文帝、孝景帝,直到清朝连太后都是孝庄王后,过去靠的都是以孝治天下,所以中国历史这么悠久。”启计博士引经据典,把周围的人都唬住了。

  我望着这些衰老的病人,他们也在年轻时为上辈尽过孝道的,一代一代上溯,都这样自觉的、责无旁贷尽孝,成为不行文法。如果违背了这个“法”,就背上了“不孝”的十字架,由于民间对孝道有许多有形的约束和无形的鞭挞,所以“孝道”便成了保持社会长期稳定、可持续发展的伦理资源。历代聪明的统治者在号称“奉天承运”的同时,把“孝道”移植到“治道”之中,从“人性”的需求上“攻心”,以孝治天下,既为自己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壮丁和农奴,也大大减少了治国的成本。人只要一想到要尽孝,就会自觉地去遵纪守法,既不发文,也不要开会,便自觉地去安分守己、光宗耀祖。假设没有“孝道”去指引方向,“人无廉耻,百事可为”,那就是“褚衣塞途”也无法维持社会的安定了。

  我望着我的中西医架子,如果治理社会也让人推荐药的话,我一定会把“孝道”这味药列进去,这确是味价廉物美的“好药”。(待续)

  

(责编:刘金兰 作者:)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