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两封信一段不了情》后续
两个希望一片心
——宁乡村医采访侧记本报见习记者洪雷
 
2008-10-30 08:01:55

8位乡医聚集一起座谈乡村卫生建设。见习记者洪雷摄

  这次的采访,记者带着泪回来。

  最为羞愧的,是行医39年的老村医竟然给自己打洗脸水。端茶、倒水、夹菜,他没让我动!仅仅是因为一篇写出他们心声的报道,还是可能带给他们的希望?记者承受不起!—题记

  10月26日,朦朦小雨,记者就乡医来信提出的问题走访了宁乡县煤炭坝镇的13个村卫生室,并和当地8位乡村医生举行了座谈。煤炭坝镇付家冲村卫生室不到10平米的诊室里满满地挤着8位乡村医生,除本村的村医胡俊超外,其余7人均从邻村赶来,从通知到聚齐,不到半个小时。记者想让他们先看看《问答两封信一段不了情》的报道,回答都是“看过了。”然后紧紧地攥住手中的报纸。

  村医们除了对报道肯定之外,表示了两点心愿:一是希望门诊报销延伸到村卫生室,比例在30%以上;二是希望给乡医实行养老保险。

  刘春喜提出的问题是他们共同的心声,村医的生活现状与工作环境其实还远不尽止于刘春喜所言。

  在采访开始之初,记者请村医们自己给自己算一笔账:支出和所得,尽管他们一再强调“没算过这个账”,但七嘴八舌还是让记者摸了个底:每年每个乡村医生一万元的补助是国家对村医事业的投入,为此村医们必须承担的是日常诊疗之外包括疫情管理、计划免疫、妇幼保健、结核病防治、突发公共事件处理的所有乡村公共卫生服务。“‘三鹿奶粉’出事的时候,要发信息工程表,上面给了20张,可一个村少说也有上百小孩,剩余的部分就得自己复印,一张一块钱。”类似的工作很多,邻村的邹友良大夫算了算,村医们一年有120天要承担公共卫生服务,加上交通费和耽误的时间,一万元是“杯水车薪”。

  “因为有新农合,老百姓看病可报销了,可是好多人现在小病也当大病医,一般的感冒发烧就要求住院,事实上又只是挂个住院号,输了液仍旧回家。住院的新农合报销比例往往在70%以上。要是在村卫生室的报销比例在30%以下,病人是不会来的。”对于省卫生厅彭亮处长所做关于新农合报销延伸到村卫生室的解答,胡俊超大夫表示欢迎,同时也就实施中的问题提出了看法。

  乡医养老保险的问题同样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来自贺石村、有着39年医龄的贺爱冬大夫是这当中的长者,一位乡医说,“看着贺大夫的现在,就会想到十几年后的自己啊!行医40年,医人无数,最终不至于连五保户的待遇都比不上吧。我们希望能够免除后顾之忧,由卫生部门和乡医个人分摊费用,实行养老保险。”

  村医们在提出希望的同时,也表示出了为乡村卫生事业默默奉献的诚心。

  采访结束,临走时,一直没说话的村医王志追出来:“再来啊!”声音在风中萦绕。

     

(责编:刘金兰 作者:)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