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医生速写
 
2008-10-30 08:01:57

  文/赵香岚图/刘谦

  运动衣医生

  “运动衣”是我们家庭医生的姓。说他是我们的“家庭医生”,是我们一家老小身体有了毛病,都喜欢去他的私人诊所。就连小孩子上幼儿园、参加各种体育训练班的体检也都去他的诊所。

  有次我手术后去他诊所里拆线,他打开一个密封的消毒包,一个刀片滑落在桌上;他把整个含有手术剪刀、消毒纱布的消毒包都丢进了垃圾桶。我大惑不解。在我看来,那个刀片只要用酒精消毒就可以了。他说,外科手术是很严格的事情,卫生安全是第一位的。在他眼里,病人的安危绝对放在首位。

   和蔼的牙医

  在法国这些年来,我是第一次看牙医。

  我坐上操作台,牙医递给我一杯用来漱口的绿色薄荷水。满口淡淡的清凉过后,他开始为我检查牙齿。他第一句话就是:“夫人,您使用的牙刷太硬了。”然后说我下边门牙有松动迹象,建议每年要吃两个月的固齿药。最后决定为我洁牙、修补左上7、8牙齿之间的缝隙。医生操作时在我的嘴边挂了一个吸管大的微型吸尘器,嘴里的污物全被吸走,没有满嘴兜着水的尴尬。他不停地提醒我“嘴再张大一点”、“靠前一点”、“向左边偏一点”……对于我每一次的配合,他总是不停地说“MERCI(谢谢)!”。在修补牙齿的缝隙时,他用一支紫外线枪做牙齿的杀菌消毒。整个过程没有酸楚疼痛的感觉。

  给我开了固齿药后,他从一个小柜子里拿出一个很精致的旅行包,里面有一个折叠牙刷和两支牙膏。我以为他是向我推销产品的,他却笑眯眯地地说是送给我的礼物。嗨,看医生还有礼物,挺新鲜。

   戴领结的先生

  在我们住的社区有一个实验室,负责生化检验。实验室负责人是个典型的法国人。个子高,皮肤白,高鼻大眼,气度不凡。我见到他时,他穿的是米字格的浅黄衬衣,戴的是黄色的领结。在法国,已经很少看到平日里戴领结的男子了。戴领结,很有些贵族遗风。

  那天一早我去实验室抽血,面对这位只穿了一件衬衣的领结先生,我觉得很尴尬。我穿的是厚毛衣,进了实验室才觉得自己穿多了衣服。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把袖子高高捋起,让他抽血。抽血后按常规在针眼处先压上一个棉签。在我等待取掉棉签换创口贴的当儿,领结先生正为我的四个玻璃管贴标签。他回头见我高高捋起的袖子,马上将我的衣袖向下拽了一寸的距离,对我说:“这样就好了。”言下之意,这样我就不会感到冷了。

  

(责编:刘金兰 作者:)

关闭窗口